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我们

丽水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8068|回复: 0

[民生话题] 这个寒冬 缙云海拔909米山上的冰凌子为啥融化了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-16 08:55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1516058790128_5a5d38a6159bb829cd97f83e.jpeg

大洋山上的冰凌子 吕定音 摄


一月上旬,缙云海拔909米的这块高山之地,钟乳状的冰凌子从山洞口、屋檐角、古树枝垂涎而落,晶莹剔透。

冬日暖阳洒在漕头村的田间地头,小溪依旧静淌,不同的是,去年6月,抽水蓄能百亿工程落户大洋镇和方溪乡境内,打破了这片山岭上的寂静,而漕头村,正是动迁的主阵营。

移民会改变大山人们的生活吗?山里的冰凌子也在等待着答案……

有人回答说,大洋山的冰凌子已经被这场动迁的故事“暖化了”!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,不过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就是这些惹人心疼而又难忘的经历了。

帮移民卖羊(移民工作掠影)


下山之路·牧羊人的新生活

第二工作组第一次来到老张(化名)家时,他一蹦就从后门窜到山上了。后来,他告诉工作组人员,他是支持移民工作的,但不想搬往大洋山下。

当第二工作组组长赵军问他山下有什么不好时,老张难为情地说:他害怕到了山下就不能养羊了,更何况他已经50岁了,也害怕老婆走丢孤苦余生。

赵军皱了皱眉,疑惑半天。经打听,原来,老张的老婆是个哑巴,精神也有点问题,贵州布依族人。很少走出山门的他只好在姐姐的周转下买下她,三万八。没有身份证,没有户籍本,也就没有结婚证。

“要是能给她上户口,有医保,我就养着!不然我也……”

“老张呐,我们去民政局咨询过了,你和她领证的事,不符合婚姻法,这事不成!”工作组人员再三强调。

老张目不识丁,老实人,无奈之时干脆一旁坐下,不语。

“按照法律,婚肯定是结不了了,既然你们这么多年也没有孩子,你要是有需要,我们可以帮你把她送回贵州,如何?”工作人员也跟着坐了下来。

尽管这个既不会照顾家,偶尔还会发疯打他的女人对老张来说,是个包袱,可老张还是失神许久,又望了望大山,思绪着这些年他也没亏待她,法律不给办,不顺了天意又能怎么办?

“我们在一起7年了,感情也是有的。”人心肉长,听到这话工作组人员欲言又止,幸好老张先松了口,说把人安全送走就签吧!

接着,指挥部联系民政、公安、乡镇,把人安全送回贵州。“你这现有的房屋面积,按照政策,够在东渡安置两套房了,你给自个装点一下,我们再给你相亲,也是美事一桩哩!”赵军连忙安慰老张,老张稍微宽了点心。

人送走了,协议也签了,该腾空房屋了。老张对工作组的信任感也越来越强,没想到的是,老张还真是个多事的主!

“这21只羊不卖掉我没法腾啊!”

“那你抓紧卖,腾空了就可以拿房租了。”

“往年都是快过年时等人来收,我现在没有办法。”

“连收羊人的电话号码也没有?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电话的两头都无话可说了,赵军和工作组人员算是被彻底折服了,为了早日腾空房屋,赵军组4人先买了2只羊。

随后,赵军工作组人员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发起了卖羊的广告,指挥部的各兄弟姐妹也转发起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的羊攀龙附凤,这么多人帮着转发呢!

“壶镇等会有人要过来,会把你剩下的羊全部买完,老张啊,你抓紧把羊称好!”赵军在电话里说。

“可我没有称羊的绳子。”

“唉,你可以去买一根呀!”

“村里没有卖的,我要走到前村去买,你让车子晚点到好吗?这一个来回快也要2个多小时。”

赵军再一次对老张的无助和困境大开眼界,可转念一想,这漕头村确实山高地远,交通也不便。再加上这些年来老张因为娶了这么个老婆,惹的事儿倍多,村里想帮他的人恐怕屈指可数了,也怪可怜的。于是赵军带着工作组成员又前往老张家,帮他把羊称好,把账算好,这才安心回去,又是日落之时了。

羊卖了,接着房屋顺利腾空,老张也搬下了山。

……

“什么时候来给我拍相亲照?我特意去理了头发,买了新衣服,你们不是答应过我的吗?”这回老张主动给赵军来电了。

“答应你的一定会办到,放心吧!”一个月后赵军再见老张,老张西装笔挺的样子竟然还挺帅,精气神十足。尽管山下的车马人流时不时会让老张略微紧张,可新奇的事也多得数不过来,重要的是,老张决意要开始新的生活了。

千里追签记·北征江苏

移民家门口过中秋(移民工作掠影)


一个多月前,赵世杰组前往江苏攻下最后的堡垒,完成第十组最后几户签约。移民工作号称“天下第一难”,碰一路鼻子灰也是预料之中的事,更何况组员们都知道:老胡(化名)是整个组的“硬骨头”,不是好商量的。

“有事找我的律师说去,我很忙。”12月10日,这已经是工作组来到昆山的第七天了,漕头村移民老胡还是撂下这样一句拒人千里之外的话。

“别想着政策会改变,政策绝对不会因为少数人而改变!一把尺子量到底,早签可以多拿奖励金,一切都是为你好……”组员们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,老胡就是没个动静。

眼看着其他组都在快马加鞭拿下“重点户”,组长赵世杰心中不仅着急,甚至已经琢磨不透这老胡的脑子里究竟装了啥,政策跟他念了几十遍,好话讲到连“亲兄弟”都搬出来了,居然还是毫不动情。

“你想想看,我们不逼你,我们也逼不了你。”赵世杰小组相劝再多,“不理睬”成了老胡的一贯“对策”,无奈之下也只好打车回宾馆。12月的昆山不比缙云暖和,赵世杰在车上搓了搓手,接连深吸了好几口气,“师傅,您这车里的热气怎么就暖不了心窝子呢?”害怕空手而归的赵世杰苦中作乐半开起了玩笑。

“组长,我倒是听说这老胡和他房东张卫星的关系还不错,可惜的是他房东也是有名的‘拆迁钉子户’,唉!就怕找他房东突破,反而让事情更难办呢!这个老胡,要拖了咱整个缙蓄工作进程不成?”其中一名组员说道。

“那也要试一试!”尽管赵世杰对张卫星的态度也没个谱,但坚决不放过任何能让老胡签下协议的机会。

次日,赵世杰连同组员来到了张卫星的家,虽然没有吃闭门羹,可知道工作组来意的张卫星,自然没有热情可言。

“我们县的政策不一样的,出发点就是移民利益的最大化,不然我们也没有信心千里迢迢跑到昆山来呀!”赵世杰把县里的移民补偿安置手册递给张卫星,还逐条解释起来,张卫星拿着手册翻来覆去,反复斟酌。

“这么一比对,你们的政策确实没有让老胡吃亏,他呀,就是听了律师的单方意见,他的工作我帮着你们一起做!”

车间、办公室、食堂、家里……一群人一整天就围绕着老胡打转,从讲政策到话家常,从经济账到感情经,在房东的帮助下,凌晨2点,老胡道出了眼下难处。

“请律师的钱我已经搭进去了,如果这比钱你们能解决,我也可以考虑。”

“按照政策该给你的一分也不会少,多的我们也没有权利给,早签多拿钱,‘为你好’这话兄弟你都听腻了,可这是真的啊。”赵世杰拍了拍老胡的肩膀,两人对视许久。从老胡的眼里,他能看到老胡心中的不安全感,甚至能理解他的要求、他的态度和他的“维权”行为,但是这口子不是他能开的,纪律是不能乱的,这一点,他比谁都明白。

工作组态度坚决,老胡渐渐意识到“多拿”是不可能的了,搁下一句考虑看看,明天再来吧。

赵世杰感觉到这回应该差不多了,再签下张氏父子两户就能回缙云了,工作组人员的心情渐渐平稳起来。12月13日晚,老胡的名字终于被写在了协议上。

“走,吃晚饭去!”大伙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华灯初上,远处传来的昆山腔调缠绵婉转,悠远动听……

“下回来一定要赏一段昆曲再走,这回只想吃完热腾腾的面,然后安稳睡一觉了……”。昆山的夜景大伙还没仔细看一眼,第二天就得继续出发,事儿还多着呢!

舒洪村70岁老支书洪子寿与舒洪村党员志愿服务队义务为移民腾空搬家。(移民工作掠影)


听了一下午的动迁事迹,冬日暖阳已西沉了,深山渐冷了起来,大洋山的冰凌子点缀着这片高山,山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依旧如故,不同的是,历时6个月,抽水蓄能电站建设取得了阶段性进展,移民动迁的故事也“暖”了大洋。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