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我们

丽水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8311|回复: 0

[民生话题] 最后再看一眼营房 武警丽水支队的老兵们退伍了…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6 08:4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9月5日,这个对我们来说看似平常的日子,对丽水的另一群人却是极不平常的。

早上,当阳光还没洒满整个武警丽水支队直属中队的时候,离别的氛围早已充斥整个大院。

退伍离别日


“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?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?还记得爱训人的排长吗?还记得我们一起巡逻吗?”

“我亲爱的兄弟,再见吧,我们还会相聚在这里......”

一首首送别歌曲萦绕在每个战士的耳旁,难过,不舍说不出口。

是的,这一天,丽水支队所有要退伍的老兵就要离开了。

最后看一眼营房

一大早不到五点,梁海就起床了,他说:“睡不着了,这是我在军营的最后一天,再不好好看看,就不知道啥时候见了!”穿衣起床,他默默地走到训练场,摸摸单杠,爬爬绳索,笑着说:“怎么样?我身手还不错吧?”然而,说这话的时候,记者却从他黯然低垂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落寞。

梁海

梁海是一个刚满20岁的大男孩,广西人,18岁应征入伍后,就从没想过还有离队的这一天。他说自己平时无论训练还是执勤都争当中队尖子,为的就是要留在部队,留在这个他已经深爱的家。


但,一个星期前,中队收到了退伍人员名单,令所有人惊讶的是,优秀的梁海赫然在列。

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心疼的都喘不过气来。”梁海用自己不太会表达的语言跟记者说,他当时真的有种家人突然离开自己的感觉,愣在原地,半天都回不过神来。

离别战友情


“去年老班长退伍的时候,那一个星期就特别唠叨,挨个跟我们说以后没有他的照顾,要如何做人,如何做事。现在轮到我了......”说着,梁海哽咽了一下:“没想到我也开始唠叨了,看着这群跟我朝夕相处的一年兵,就忍不住挨个给他们嘱咐这,嘱咐那,既怕他们嫌我唠叨,更怕他们在我走后惹事吃亏。”

在没公布退伍名单前的两个星期,整个中队的战友都打打闹闹,指着对方笑说:“今年肯定是你退伍”。然而,真的那一天来临,大家都默默地坐着,一句话都说不出口,整个班里静悄悄。

“以后想有战友拉拉袖子是不可能了。”说着,梁海把头扭过去,不让记者看他流下的眼泪。

兄弟慢走,不能送你了

跟梁海一起退伍的还有冉松,也是直属中队要退伍的老兵,作为一名大学生士兵,退伍之后他就要回归校园了,记者问他这两年有遗憾吗?他看了看中队大门说:“自己唯一的遗憾就是最好的兄弟不能来送我了。”

冉松


指导员叶艳斌跟记者说因为出任务,中队很多人都没法回来送战友。“不怪他们,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”,冉松红着眼睛笑着说:“其实他们走之前就送过我了,临行前在大门口跟我说:‘兄弟慢走,不能送你了!’”

再也不能给兄弟们做好吃的了

相同的场景也出现在不远处的武警丽水市中队。

在8月31日接到退伍命令时,包括中队指导员王云峰在内都没想到,庞博鸿会退伍。

庞博鸿


庞博鸿是敢打敢拼的战斗员,一线的执勤哨兵,更是中队优秀的炊事员。每天早上4点50分,当战友还在熟睡的时候,他就起床为大家做早饭了。

“听到退伍的消息后,心里就像刺了把拔都拔不出来的刀,一碰就疼。”庞博鸿说这几天晚上他都睡不着,两年的军旅生涯不停地在脑中回放,他只想永远记着中队的好。


记者问他,退伍后,最难忘的是什么?他想了想说:“是每天跟战友流汗训练”。的确,庞博鸿每天做完饭,在队友训练完回来吃饭的时候,他都会跑到训练场去加强自己的体能。为了不拖中队的后腿,前一段时间还专门买了个新的手表,跑步训练是他的弱项,他想掐着表给自己加练,但没想到的是,还没来得及用,就要走了。

卸警衔时,战士强忍泪水


“昨天我把手表送给了一个列兵,他跟我以前的一样,跑不快。我跟他说‘我的手表传承给你,每天追着时间跑,把它跑坏去!’”说着,庞博鸿笑了笑,低下了头。

“其实,每天做饭给兄弟们吃,挤时间训练一点都不苦,但退伍,心里苦。我再也不能在营区训练,再也不能摸着部队厨房的锅碗瓢盆给兄弟们做好吃的了。”

珍惜部队,更珍惜军人的荣誉

熊世福,庞博鸿的老乡,也是广西人,刚刚20岁的他,看起来瘦小精干,但是在战友眼里,他却是中队无所不能的万金油。不管是中队哪里的电器坏了、谁遇到困难了,他都会在别人休息的时候偷偷给解决好。

熊世福


这个淳朴肯干的大男孩,却在退伍命令宣布后,只知道憨憨地安慰其他要退伍的老兵,自己,却在晚上躲进被子默默流泪。

熊世福离队,在营区最后一次敬礼


支队领导下来安慰熊世福时,他让人心疼地仅仅说了一句,“对不起,我没留队,反而让领导更操心了。”

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

徐文杰的退伍更是整个中队始料未及的,被派出去执行任务,刚刚归队就接到了要退伍的命令,这对充满斗志的他来说,刚开始是接受不了的。但“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命令就是命令”。

徐文杰


“星期四给老班长打电话的时候,我故作轻松地说‘老班长,我有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要跟你说’,我还没说出口,他就猜到了‘是要退伍了吧?’,瞬间,憋了好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。”

徐文杰在9月5日,背包离队的时候,专门让战友帮他跟中队刻着“忠诚”二字的大石头合了影,他说,即便退伍,这两个字也永不忘记。


结语

退伍老兵已卸下心爱的肩章、领花,眼眸里含满泪花。

敞开胸襟拥抱,此刻,已无需言语表达,多年的军旅生涯,在留下警营美好回忆的同时,更留下了你们的蓬勃朝气与青春烙印!

老兵!前方任重道远且慢行,待到春风拂面时,再来这里看兄弟,他们很想你。

老兵退伍,临别时重温忠诚卫士誓词


车站临别


临别的拥抱


临别的敬礼



兄弟,珍重!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