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我们

丽水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9990|回复: 0

[小秋公益]   “无论有多难,我都照顾他,直到他醒来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3-29 19:1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弟弟打工摔伤成为“植物人”哥哥两年悉心照顾甚至想放弃成家

  弟弟曾为哥哥放弃上大学的机会,如今哥哥照顾因事故瘫痪在床的弟弟,放弃了自己的工作,甚至想放弃成家。这是一个感人的兄弟情深故事。这对来自江西的兄弟,如今弟弟在丽水的医院接受治疗,陪在他身边的哥哥每日为医药费发愁。


  每天,哥哥都会握着弟弟的手,对他说说话,希望有一天弟弟可以醒来。记者 陈炜 摄

  照顾“植物人”弟弟的生活起居,喂他吃饭,为他擦身体……在市中心医院,有这样一位兄长,两年来一直照顾着因工作受伤昏迷的“植物人”弟弟。为了弟弟,他放弃了自己的理想、事业,甚至延迟了婚期,演绎了一段不离不弃的手足深情,诠释了什么叫血浓于水。

  这位照顾弟弟的男人叫骆小华,今年28岁,弟弟骆小明今年25岁。近日,记者在医院的病房里聆听了他们的故事,被这对兄弟的亲情深深感动。

  弟弟为哥哥放弃读大学 到丽水打工摔成“植物人”

  兄弟俩的老家在江西省九江市。他们的父亲骆粘荣是个残疾人,母亲患有肺结核,没有劳动力,只能卧床休息。因为父母身体都不好,家里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
  骆小明深知家里经济困难,在他15岁那年,向哥哥提出要辍学去外地打工。“当时我是很反对的,因为我觉得不管怎么样,弟弟年龄这么小,怎么可以离开家背井离乡去做苦力活。”骆小华告诉记者,他在和弟弟沟通中了解到,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只能允许一个人上大学,弟弟想把上大学的机会让哥哥。
  “感觉很对不起我弟弟,弟弟说我成绩好,必须去读大学,但我一直知道弟弟从小就聪明,也爱学习。”说到懂事的弟弟,骆小华眼里早已噙满泪水。
  “我觉得自己很不称职,从小真的是我弟弟照顾我比较多,家里农忙的时候,我弟说我身体不好,永远是他抢着干完所有农活,父母亲也是弟弟在照顾。”骆小华告诉记者,为贴补家用,弟弟在前几年到了丽水一个工地打工。“弟弟这次出门,对我们家来说就是一场噩梦啊!”2013年10月9日,骆小明在工地的高空作业中,不慎从脚手架上坠落,当场昏迷不醒,成了“植物人”。
  “我的弟弟太可怜了,他从小这么懂事,从小都是我依靠他,现在他能依靠的也只有我了。”当时已经大学毕业的骆小华找到了项目经理的工作,但一听到弟弟出事了,二话不说辞了工作赶到丽水照顾弟弟。此后的两年多里,照顾弟弟成了他生活里最重要的内容。

  两年来无微不至照顾弟弟 拖延婚期甚至想放弃成家 psb.jpg psb (1).jpg psb (1).jpg psb.jpg psb (1).jpg

  现在,骆小华每天都要在医院守着弟弟,照顾他生活。为方便照顾,骆小华在医院对面租了一间屋子,也许实在太忙,不大的屋子里到处堆放着杂物,显得凌乱不堪。“反正也就我一个人住。”骆小华不好意思地说。虽然每月房租只要100元,但是弟弟每天要花费不菲的医疗费,为这100元钱,骆小华也经常发愁。
  记者采访的时候,骆小华正在为弟弟准备午饭。“他现在没有任何知觉,更不可能自己进食,所以我都是在出租房把水果啊、肉啊、核桃啊打成汁,然后用注射器给我弟弟喂下去。”为了让弟弟摄取营养,骆小华每天变着花样给弟弟做各种果汁和汤汁,而自己每天吃弟弟吃剩下的。“得保证弟弟吃得好,医生说了,弟弟得营养跟得上,说不定就有可能醒过来,所以我每天很大一笔开销就是给弟弟买营养品。”
  “每天得给他擦身体,还得给他四肢按摩,早晚我都会给我弟弟按摩一次。”弟弟有一米八的个子,每天为他翻身擦洗和按摩,对于身材瘦小的骆小华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不仅如此,弟弟穿衣、解手等一切生活琐事,都要靠骆小华料理。
  “习惯了,天天这个样子啊。”骆小华告诉记者,他除了对弟弟感到特别内疚,还特别对不起自己在家乡的女友。
  说起女友,眼前这个瘦小的男子抽泣着抖动起了肩膀。“我很对不起她,她对我很好,本来我们已经选好日子,就在2014年2月28日结婚,但是弟弟发生了意外,我真没有心思想着结婚,只想一心照顾弟弟。”
  骆小华说,弟弟现在一刻也离不开他,他甚至想放弃成家。
  而在老家,父母两人相依为命,靠着父亲的低保金生活。因为母亲卧床,不能前往丽水照顾弟弟,只能叮嘱骆小华一定要把弟弟照顾好。
  骆小华说,虽然这两年有很多艰辛,每天都很辛苦,但他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  不管多难都要照顾弟弟 哥哥的举动让旁人感动

  “真是难得的好哥哥!”骆小明隔壁病床的家属季女士告诉记者,骆小华悉心照顾弟弟的事几乎病区里的人都知道,“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啊,我知道他们一家都很困难,哥哥有时候都自己饿着肚子,就是为了省钱给弟弟买点营养品。哥哥人很小个,很瘦,每天为弟弟擦身子,喂饭,坚持了这么多年,太不容易了!”
  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何士科是骆小明的主治医师,他告诉记者,骆小华照顾弟弟这些年,确实不简单。医院尽量减免他们的费用,帮助这苦难的哥俩。“我们很能理解哥哥的心情,这事放别人身上恐怕做不到的。”
  “这两年,家中的积蓄早已花完了,还欠了亲戚朋友不少。”骆小华说,现在弟弟每天在医院保守治疗的费用就得500元,加上每个月买营养品的钱,一个月少说也得一万多元。
  “我已经没有工作了,爸爸在老家种地,每年的收成仅够家用。我的9万多元积蓄都给弟弟治病了,欠的外债已经33万了,现在还欠了医院好几个月的医疗费。”
  骆小华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身体,他怕自己身体垮了,弟弟没人照顾。“我的弟弟今年才25岁,这么年轻,我不想我的弟弟就这么睡在病床上一辈子了,我不会放弃的,不论多久,无论多难,无论这条路有多难走,我都陪着他,等着他醒来。”骆小华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。

延伸阅读

  谁能帮帮这对兄弟

  “现在弟弟离不开我,我也不知道去哪里筹钱啊!希望能有好心人帮帮我们,让我弟弟有活下去的希望。”骆小华希望通过晚报,请求社会上的好心人向他们伸出援手,让弟弟能够继续活下去。
  如果有好心人可以帮助骆小华两兄弟,可以拨打本报热线2151666或者拨打哥哥骆小华的电话18270672857,你也可以将爱心款直接打入骆小华支付宝(账号:18270672857)或他们父亲骆粘荣的丽水农业银行的账户(卡号6228481089271741078)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“无论有多难,我都照顾他,直到他醒来”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